看纸媒如何借力,全媒体时代来袭

春节前后,浏览各地书报摊儿可见,不少期刊纷纷打出春晚牌。如,今年1月27日出版的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封面为春晚化妆间工作照,主打文章为《一台晚会的诞生马年春晚独家全解密》;《环球人物》推出报道《冯小刚:观众的口味让我困惑》;《Vista看天下》的封面故事之一是《谁抢了赵本山的饭碗拒绝上春晚,笑翻全网络》;《中国周刊》用冯小刚的剪影作为封面,主打文章是《猜想:冯氏春晚》。

**在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影响下,传统印刷行业发展景况日下。在信息不断碎片化,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媒体的人今天,报纸、期刊等市场不断缩小。这样的发展趋势已经成为必然,那么期刊该如何发展呢?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总编辑秦朗站在期刊人的角度对现在的市场做了分析。
图片 1

第1页:冯小刚:狂敛35亿 私订春晚吸睛策 第2页:冯小刚:狂敛35亿
私订春晚吸睛策 第3页:冯小刚:狂敛35亿 私订春晚吸睛策

北京西单图书大厦期刊杂志类售货员晓晓对笔者说:社会热点话题作为主推文章,热门人物作为杂志封面,放在书摊上,回头率就是高。据她介绍,以春晚作为主打文章的期刊,尤其是在封面出现冯小刚、春晚、过年等字样的期刊,销售量或多或少地上涨。其他一些没有应时报道的期刊,相对来说,销售情况就逊色多了。

秦朗: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总编辑**
秦朗说,从期刊人的视角来看,目前,传统媒体已经不再拘泥于“传统”,而是朝向“全媒体”发展。“大部分传统媒体都已经拓展出自己的、微博以及微信公共账号等新媒体平台。相对来说,网络媒体、移动媒体往往缺乏传统媒体所拥有的基础载体。如,对于期刊来说,就是按期出版、实实在在拿在手上的这本杂志。”

先在好莱坞的星光大道上摁下手印,接着用《私人订制》捞得大钱,很快冯氏春晚又要成为13亿人的除夕大餐……

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、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对笔者说,今年的春晚大热并不奇怪。电影导演与电视晚会的新鲜结合,这是第一次,非常有趣。他认为,春晚报道热潮中,每个期刊根据自身定位以及特点优势,推出了不同角度、不同程度的春晚报道。这些关于春晚的大规模报道,关注热点现象、文化趋势,是期刊以往的一贯做法,可有效拉动期刊销售数量,提高读者关注度。

他认为,基于这种发展趋势,传统媒体如期刊,相较于新媒体具有两大优势。,具有较强的整合和深入的能力。“新媒体的传播特性决定了其传播的信息内容较为碎片化,整合力较弱。相对而言,传统媒体尤其是以周、月为出刊节奏的期刊,对于新闻资讯的整合能力更强,深度报道的空间更大,因而报道的价值比较持久,生命力更长。第二,媒体间互信。“新媒体的大特点是快,所以在处理信息的报道方式上相对粗放。新媒体兴起时间较短,和较为成熟的、具有品牌积累的传统媒体的合作时间不长,当前需要的是,双方培养深度合作的互信关系。”秦朗介绍,此次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完成深度春晚报道,并且在1月27日即早于春晚3天面世,是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与央视之间良性互动、深度沟通的结果。

面对这一系列新闻,有人不禁发问:冯导您这是要逆天吗?您的《私订》为何如此挑战审美极限?您的春晚还会怎么样出人意表?马年你还会整出哪些幺蛾子事件?搞笑了这么多年,您到底赚了多少钱?您赚的那么多钱,究竟是肿么分的啊?

张颐武说,当前的期刊发展应该把握两大要点:首先,即结合自身优势,提供独到内容。在多媒体并存并行的时代,每一种媒体想要发展,都应该突出自身特点,与其他媒体有所区别;其次,利用各自的品牌积累,参与社会分享。传统媒体相较于新媒体,一般来说具有更强的公信力和品牌知名度,应该更多地参与到社会活动中争取不再仅仅是报道、调查社会热点,也能够参与到社会热点本身中。

张颐武提出了“硬需求”与“软需求”的观点。他认为,一直以来,大多数读者眼中的心灵鸡汤式的期刊,拥有广泛和坚实的读者群,因为“读者对其存在着硬需求”。对于财经、时政类的期刊,读者需求则相对偏软。因为各个期刊之间具有可替代性。“新闻和热点就这么多,很多内容不可避免地趋同,网络资讯的冲击更使期刊在新、快等方面失去优势”。加之期刊的价格大部分介于画报和书籍之间。“作为一本杂志,它并不便宜。但内容又达不到一本书的价值”,因此地位稍显尴尬。因此,未来期刊的发展尚需在摸索中不断创新。

还有人问,既然冯导那么能吸金,能不能给咱哥们指点指点啊?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解答私人订制如何成为国家订制

秦朗认为,全媒体时代对于传统媒体提出更大挑战。思考如何抛弃陈旧经验、在激变年代走在时代前列乃是期刊生存发展之首要。

好嘞,各位!看着你们那么好奇,本期《封面STORY》必须为你一一揭题。

《Vista看天下》借春晚这一话题,推出专题报道《谁抢了赵本山的饭碗拒绝上春晚,笑翻全网络》。该文报道了春节期间大热于网络的一干笑星达人。其中,有优酷网自制短剧《万万没想到》导演易小星,因走红网络而成功进入春晚的大鹏,以及调侃春晚的《百变大咖秀》节目主创演员借着春晚余温,《Vista看天下》做了一篇另辟蹊径的非春晚呈现。同时,笔者注意到,《环球人物》的春晚报道,则从人物入手。报道专注于马年春晚总导演冯小刚,结合年前备受争议的冯氏贺岁剧《私人订制》,深入分析冯小刚的电影创作之路,及其近几年的电影线路的风格变换、创新尝试。

延伸阅读:

第一篇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关于春晚的报道则更加全面深入。据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总编辑秦朗介绍,出自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的《一台晚会的诞生马年春晚独家全解密》,共用30页的篇幅、10余张台前幕后的相片,数十位春晚关键人物的独家专访,对马年春晚做了一次全方面、多角度的专题报道。文章从导演组第一次开会写起,展示了其从想法确立到最后成型的点点滴滴;它更深入各个外围节目团队,呈现出一个个精彩节目幕后工作人员的酸甜苦辣;同时,它还介绍了春晚的导演、视频、灯光、音响团队是如何合作的;更重要的是,它直接采访了春晚导演冯小刚、张国立、朱军,以第一手的资料解读了非传说中的、真实的春晚制作。并将春晚这一文化个案,放之中国文化传统层面进行解读、评说与辨析,为节后的上班一族所称道。

毕业至今27年时间,秦朗一直从事新闻工作。1984年调入中国新闻社工作后,历任北京分社记者、新闻部记者、总编室编辑、经济部编辑、中国新闻网副主任等职。现任中国新闻社所属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杂志社副社长、总编辑。

怪诞贺岁:冯氏春晚“私订”啥?

这是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第一次对于春晚进行大规模报道,秦朗说,春晚本是万众期待的文化事件,加之今年由冯小刚导演,正如该报道中所写,私人订制如何成为国家订制?全国人民心里都打个问号。而今后的春晚将如何延续,该文也或多或少作出解答。

与往年相比,马年春晚到底有何新意?

期刊人的全媒体思路

讽贪刺虐的时弊戏谑,已在《私人订制》中初露峥嵘,冯小刚会不会用它来改良“春晚三十多年的庙堂积习”?

秦朗说,从期刊人的视角来看,目前,传统媒体已经不再拘泥于传统,而是朝向全媒体发展。大部分传统媒体都已经拓展出自己的官网、官方微博以及微信公共账号等新媒体平台。相对来说,网络媒体、移动媒体往往缺乏传统媒体所拥有的基础载体。如,对于期刊来说,就是按期出版、实实在在拿在手上的这本杂志。

据内幕人士透露,《私人订制》暗示“冯氏春晚”可能正在秘密研制惊爆除夕的“礼花弹”。

他认为,基于这种发展趋势,传统媒体如期刊,相较于新媒体具有两大优势。第一,具有较强的整合和深入的能力。新媒体的传播特性决定了其传播的信息内容较为碎片化,整合力较弱。相对而言,传统媒体尤其是以周、月为出刊节奏的期刊,对于新闻资讯的整合能力更强,深度报道的空间更大,因而报道的价值比较持久,生命力更长。第二,媒体间互信。新媒体的最大特点是快,所以在处理信息的报道方式上相对粗放。新媒体兴起时间较短,和较为成熟的、具有品牌积累的传统媒体的合作时间不长,当前需要的是,双方培养深度合作的互信关系。秦朗介绍,此次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完成深度春晚报道,并且在1月27日即早于春晚3天面世,是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与央视之间良性互动、深度沟通的结果。

怪诞贺岁:华谊商密是主谋

张颐武提出了硬需求与软需求的观点。他认为,一直以来,大多数读者眼中的心灵鸡汤式的期刊,拥有最广泛和最坚实的读者群,因为读者对其存在着硬需求。对于财经、时政类的期刊,读者需求则相对偏软。因为各个期刊之间具有可替代性。新闻和热点就这么多,很多内容不可避免地趋同,网络资讯的冲击更使期刊在新、快等方面失去优势。加之期刊的价格大部分介于画报和书籍之间。作为一本杂志,它并不便宜。但内容又达不到一本书的价值,因此地位稍显尴尬。因此,未来期刊的发展尚需在摸索中不断创新。

随着《私人订制》票房纪录不断刷新,其市场口碑也在持续变色。《CM华夏理财》独家调研采访发现,冯导的这部贺岁片之所以让市场如此百转千回地纠结,主要是在它背后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商密。

秦朗认为,全媒体时代对于传统媒体提出更大挑战。思考如何抛弃陈旧经验、在激变年代走在时代前列乃是期刊生存发展之首要。

12月20日,《CM华夏理财》记者在万达影院实地调研采访发现,在整个观影过程中,多数人时而发笑,时而静穆,影片的情感节奏的确能够主导影厅气氛。但看完之后,很多人的评论却莫名其妙。

关键词:冯氏春晚纸媒期刊

“搞笑倒是挺搞笑,就是不像个电影。”《CM华夏理财》记者邻座的一对来自工信部研究所的老夫妻质疑,“这恐怕不是冯导的水平吧?”

“据说《私人订制》首日票房8000万,我是看了这个消息才来看的。”观众任怀亮表示,冯导这是要拿《私人订制》为马年春晚练手啊。

《CM华夏理财》观影完毕,在腾讯微博上以关键词搜索“私人订制”发现,90%的微博博主认为该影片是广告联播,是春晚小品的预演,是烂片,并为其投下了差评。

但是,当《CM华夏理财》向一些银行财富管理中心的朋友们询问看法时,却得到了这样的回答。

“目前国内的有钱人,都是自己订制食品、衣服、家具、旅游……他们的生活几乎全部是订制的。”浦发银行(600000,股吧)北京某支行行长刘女士告诉《CM华夏理财》,《私人订制》我是看懂了,确实有现实批判意义。

另有北京电视台的朋友张先生,在被问及《私人订制》的观感时,向《CM华夏理财》透露了一个天大的商业秘密:“这个电影怪片,是华谊兄弟(300027,股吧)商业项目整体计划的必然结果。”

据透露,2014年1月底至4月末,北京电视台即将与华谊兄弟推出一档卫视上星的真人秀电视活动。而这场活动全靠冯导的贺岁片《私人订制》打头炮,其名字竟然也叫《私人订制》。

《CM华夏理财》继而拿到了北京电视台此场真人秀活动招商案。该方案明确写有:活动将延续冯氏幽默风格,将《私人订制》、《甲方乙方》中好梦一日游的故事在电视中呈现,打造全新的体验式电视节目真人秀。

“电影《私人订制》与电视《私人订制》有一整套相互配合的吸金战略和内容编导系统,它们都是为‘土豪’或广告主订制的套餐。”北京电视台这位朋友一语中的—知道这个真相后,你是不是觉得电影《私人订制》其实并不怎么怪了呢?

冯导订制:用它为春晚探路

“《私人订制》讽刺的典型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是存在的。”文化部下属中国对外文化集团中演娱乐公司某项目总监李为认为,影片中范伟的故事可能是为刘铁男、刘志军等大贪官私人订制的,宋丹丹的故事可能是为某些千亿富翁们订制的,李诚儒的故事对娱乐圈订制的。而最后的道歉,应该是对整个社会野蛮发展的直白批判。

据李为分析,《私人订制》在春晚之前推出,冯小刚导演可能是想以上述“典型订制”的批评形式,尝试为冯氏春晚,进行一箭双雕的“探路”。

据透露,长久以来,冯小刚对以往歌功颂德的春晚也有看法。在他接下春晚指挥棒的那一刻起,他就为马年春晚的相声、小品提出要求:要干预生活,希望能够走出“讽贪刺虐、针砭时弊”的路数来。

但那时候三中全会尚未召开,文化改革的调子始终没有敲定。对于冯导制定的新路线,赵本山、宋丹丹、陈佩斯、姜昆等人全都心理犯嘀咕。姜昆还明确对外发声:自己确实接到了冯小刚的邀请,原定是要他上一个讽刺相声,但他一直在考虑,讽刺作品适不适合的问题。

“三中全会之后,事情就不一样了。”一位在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工作朋友张译文向《CM华夏理财》透露,近期中直系统一直在学习三种全会精神。三中全会宣讲员,强调最多的就是“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”,强调艺术家要接地气、要反应基层现实生活,要尊重老百姓的创作。

“春晚导演思路确实应该改,也可以改,但是怎样改?谁也拿捏不准,包括冯小刚自己。所以,冯导才拿出《私人订制》这部贺岁片来,估计是要用它来试探市场反馈,试探监管尺码?”张译文分析质疑道,《私人订制》虽然有些差评,但影片票房连创纪录,老百姓用脚投票的力量实在不小,监管领导也没有发表恶评。这或许是大家都想看到的最好结果吧!

“我也是听说,电影局对《私人订制》的审查意见实际上并不太多,影片没动大手术。”张译文对《CM华夏理财》表示,但从目前通过审查的戏份来看,冯小刚应该能够号准监管领导的脉了—未来的春晚,只要不突破《私人订制》的监管尺度,冯导尽可以发挥他讽刺艺术的特长。

分析认为,掌握监管尺度,对冯小刚来说至关重要。

经此试探,冯导一则可向所有春晚演员证明,讽刺艺术路线是行得通的,演员们可以放宽心搞讽刺作品的创作去了;二则冯导自己也明白了讽刺艺术应该把握的适度标准;三则冯导还明白了一点—冯氏春晚想受好评,除了讽刺艺术,还必须贴近底层老百姓的生活。

“《私人订制》主要讽刺的是官员不作为、乱作为,以及社会上的奢靡享乐之风。”李为分析认为,而这些全是三中全会决定重点治理的不良风气。

而《私人订制》最后关于“捐汽车”的笑料和包袱,很多人认为从艺术的角度看非常多余。但李为认为,这种多余对冯小刚来说也大有大用处。因为这可以让他试探出是否可以引用网络段子的答案。

“为掌握监管尺度,冯导和他的团队应该深入研究过三中全会精神了。”文化部某处丁玉梅处长分析认为,冯导的影射批评,应该是响应三中全会精神的“导向性批判”。

弄清了这一点,我们就可以大概推知冯氏春晚或有哪些突破了。

据分析,三中全会决定,明确要根治官员特权作风问题、超标待遇等问题、跑官要官问题、形象工程问题、政绩工程问题。此后,中央文件还明令禁止的野蛮拆迁问题、大拆大建问题、领导干部子女腐败等问题,这些问题冯导应该都可以尝试批评。

《CM华夏理财》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在最近春晚节目的二审、三审环节,冯小刚仍在坚持他的讽刺艺术原则,希望受邀演员多拿一些讽刺民生问题的作品。而蔡明、潘长江、郭冬临等明星都在做相关方面的准备。

“真的很期待在冯氏春晚中看到更多突破。”李为说。

马年春晚:或有大亮点

对于冯导的讽刺艺术,赵本山、姜昆、宋丹丹、蔡明、潘长江、郭冬临……这一众人等,原本大多持观望态度。但他们不知道,春晚改革后,冯导的权力还真不是摆设。

那么,冯导的权力到底有多大呢?

就这个问题,《CM华夏理财》致电央视某知情人士,得到的回复是:春晚改革后,春晚项目实现了扁平化垂直管理。也就是说,目前剧组是一个独立项目,冯小刚作为总导演,直接对中宣部领导负责。而中央台只是做一些服务工作。当然,为了加强协同,CCTV设立了一个春晚剧组秘书处做组织支持,由一个制片负责协调剧组与CCTV的所有互动事宜。

尽管大权在握,但这话冯导不能直白地告诉别人—即使告诉了,别人也未必全信。所以,冯导用2014贺岁片《私人订制》,为自己的讽刺艺术壮行,为春晚的艺人们壮胆。

不但如此,为办好马年春晚,冯小刚还绝对得到了中宣部领导的直接授意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为确保马年春晚减少阻力、改革到位,中宣部部长刘奇葆还专门到央视调研过。当时,刘奇葆定位春晚为国家项目,央视必须开门办;并要求用新思路把春晚办成全民大联欢,要有正趣味,多推新人,力戒浮华,不搞铺张浪费。

“既然中宣部已经明确授权、授意,作为总导演的冯小刚就必须照办。”知情人士向《CM华夏理财》透露,看来马年春晚必然节俭。为此,冯导除了发挥特长,多多展示自己拍摄的年俗文化短片以烘托气氛外,多上一些语言类节目也不失为最优选择。

据透露,语言类节目无需调度人山人海的大场面,无需营造如梦似幻的3D视觉效果,在灯光、布景、舞美上可节省很大支出。

另外,冯导的智囊团全是文学创作大家,比如著名作家王朔、著名作家冯骥才、著名作家刘恒、著名编剧赵宝刚、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张和平,等等。

有这些高手相助,重点开发语言类目,不但可以实现冯导“讽谏时弊”的夙愿,还尊重了中宣部有关“春晚要反应现实生活,要办得节俭”的政治要求。

正因如此,郭冬临、牛莉、蔡明、冯巩等人的小品,很可能成为冯氏春晚的重大亮点。

除此之外,另据八卦传闻,为落实中宣部“多推新人、展现草根才艺、全民大联欢”的指导方针,冯小刚还邀请了唐山卖菜大妈张学敏等一批草根绝活高手登台表演。

据透露,卖菜大妈张学敏,此次将与唐杰忠和姜昆的徒弟、相声演员周炜等多人搭档,以小品形式呈现多种才艺表演。

至于郭德纲的相声,冯导个人多半倾向于支持,但最终能否登台,那就要看他的“人缘”了(注:冯导说的是“听民意”).

再者,据说冯导对2013年夏天赵薇的电影《致青春》很有感触,除了讽刺时弊的小品,马年春晚他还可能拿出“向青春致敬”的创意来。而这个创意有可能会辐射到主持人的选角工作。

据分析,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很多大陆、港台一线明星多有参与春晚主持的先例。比如大陆刘晓庆、张瑜、方舒,香港的陈思思、梁雁翎,台湾的朱苑宜等等。马年春晚,冯导邀名角上台主持,不但非常符合时下流行的电视主持“名角当家”的时尚风潮,还可能充分利用人们的“文化恋旧情结”买好。

2000年至今,哪些明星仍是一线红人?谁又可能担纲春晚主持的大任?王菲?章子怡?王力宏?赵薇?赵又廷?韩庚?周迅?陈坤?黄晓明?他们,谁的魅影更能让你忆起那段远去的“青葱岁月”?这个问题也许不到最后一刻始终都是谜。

但据内幕人士对《CM华夏理财》透露,央视的蛇年春晚的主持人,目前少有接到冯导邀请者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