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否经历了阵痛呢,造纸之乡

大源溪是富春江的重要支流,发源于大源镇新建村怕行岭,在灵桥镇上滩嘴与小源溪汇合后流入富春江,主流长27.5公里。

绿水青山固所愿,富阳选择的是壮士断腕。

富阳大源镇是造纸之乡,造纸污水一度是大源溪的最大污染源。去年以来,该镇以壮士断腕的决心,关停淘汰造纸企业22家,对工业功能区内完成整治提升的5家造纸企业实行刷卡排污,取缔非法污泥纸加工点12处、非法废塑料加工点29处。

富阳治污,首先砍向的是自己曾经的支柱产业:最近5年,富阳累计削减造纸行业落后产能461.2万吨。

今年初,富阳大源镇制定出台五水共治行动计划,分三大项24小项攻坚。投入300余万元,开展3次集中整治行动,共清除河床淤泥、积沉垃圾和漂浮物约4万立方米,清除漂浮物和垃圾400多吨,由专业保洁公司对大源溪进行常态化保洁,提前消灭垃圾河。同时,实行生态配水,用引水换水、以清释污的方法改善大源溪下郎桥段水质。

这艰难的一步在最近3年落下数百家企业、废塑料/污泥加工点被关停,造纸行业的高峰时期曾有468家企业,现在仅剩下107家,刷卡排污、供水控制等措施被普及,截污纳管全面铺开

富阳大源镇分批实施农村生活污水治理。第一批涉及7个村,总投资4620万元,涉及农户4727户,正在抓紧施工。第二批涉及5个村,目前已完成入户调查工作,计划明年5月开工。

那么这样大规模的关停和淘汰,究竟有没有让富阳的治污取得预期的成果呢?那些绝迹的河虾、石斑、溪鳗是不是又回到了曾经绕村而过的河流中呢?

针对集镇雨污不分离和园区管网破损渗漏的情况,大源镇投资750万元,维修和疏通工业功能区管网,并封堵关停企业的排污口;投资4700多万元,实施集镇给排水改造工程,现基本完成震龙排水渠清淤、砌坎及应急提升泵站建设。

钱报记者前后走访了富阳的4个村庄,沿溪走了约七八公里,目睹了这场正在发生的嬗变。

富阳大源溪综合整治工程,不仅是杭州市五水共治的重点工程,还是富阳五水共治工作能否取得成效的标志性工程。目前,一期工程基本完成,概算投入1.3亿元,大源溪水体环境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与修复。

曾经的造纸之殇

11月23日,大源镇启动大源溪综合整治二期工程征迁工作,力争本月底完成征迁目标。二期工程总投资1.09亿元,工期15个月,一标段、二标段已进场施工。主要内容为:排涝闸站改建一座,新建拦水低堰两座,改造堰坝3座,新建橡胶坝一座;沿岸绿化景观建设;新建或改建桥梁4座。通过标本兼治、综合防治,确保大源溪到2015年底稳定达到地表水IV类水体以上标准。

染黑了溪水逼跑了村民

关键词:富阳造纸

浙江的造纸业30%都在杭州,而杭州的造纸业首推富阳。也许很多业内人都听说过,富阳有一个造纸之乡觃(yan)口。从北宋开始到现在,造纸的技艺已经在这里传承了900多年。1983年,村里开出第一家造纸厂。

开始只有一家,生意很好,于是很多人眼热也都去办厂了,毕竟要求低投资也不大。觃口村一位土生土长的盛姓村民说,只有短短三四年,所有的古法作坊都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16家机器生产的造纸厂。

他说,当时村里的热闹异乎寻常,材料运进来,纸张运出去,一天24小时人来车往。村里最多的不是自行车,而是各种吨位的货车。

16家造纸厂开足马力生产了20多年,生产出来的纸张超过了900年间的历史产量之和。可村民们渐渐觉得不对劲了

穿村而过的溪水变浑变黑,小溪里的鱼虾逐渐死去然后绝迹,就连鸭子也不敢下水。当小溪里的草都死光,整个村子都开始弥漫恶臭时,村里无可避免地出现了迁徙。

第一波人是到城里买了房,搬出村子;第二波人是在夏天的时候跑到子女家辟气。骆显洪今年66岁,回想起那些日子依然觉得心酸,按理说,一到夏天放暑假了,就是儿孙来老家避暑的时候,可我们却相反,上百个老人都跑到城里去。因为夏天村里那个气味实在让人受不了。

一组比较有说服力的数据:大办造纸厂之前,觃口村有常住人口3100多人,现在的人口降为2400多人,排除一部分如升学、外嫁、死亡等户口迁撤,主动离开这个村子的人占总人口的约1/6。

老人们儿时的记忆开始变得越来越远曾经村里最好的景致三潭望月,当时潭里的水都是黑的,已经没法反射出月亮的影子。

曾经黑得像浆糊的溪水

如今常有人来钓鱼了

这条让村民们曾经爱恨交加的溪流,就叫大源溪。

人住大源,销寿;水过觃口,难流。这句话,在前几年反复被觃口和大源溪流域的村民说起。

大源溪发源于大源镇怕行岭烂泥塘,流经富阳大源镇、灵桥镇,主流长27.5公里,在灵桥镇汇入富春江,是富春江的重要支流。

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它的水质好坏是富阳治污的一面镜子。4月27日,从觃口村开始,钱报记者重新走访这条小溪

曾经的尴尬和恶臭似乎已经没了,沿大源溪一路走来,水清草茂至少,视觉上的感受已经脱离了记者对它的想象。两三年前还是很差的,水不仅黑而且还像浆糊。去年下半年就好了,这里常有人来钓鱼了。

下行不到3公里就是新关村。村民郑林根的农村综合服务社主要卖化肥和农药,他在这里开店已经十多年。在他的记忆里,大概是在2012年底开始整治大源溪的,当时开来了很多挖土机,淤泥挖出来,汽车运出去,沿岸还种了树。村里有人专门负责清扫垃圾,生活污水管网也改造了。

他说,最重要的是,那些扎堆的造纸厂都关了,村里也没有脏东西流进小溪,水自然就清了。记者看到,现在的大源溪重新变成了一湾清水,溪底砂石分明,溪上白鹭齐飞,很有点田园牧歌的感觉了。

顺流再来到蒋家村。20多年来,今年的大源溪最干净。 84岁的蒋锡满说。

另一位回娘家的蒋姓女士也对现状很满意。她说,在过去,老公总拿她开玩笑,说黑水养不出好人,现在的变化让她的腰板都挺直了。

沿大源溪一路走下去,钱报记者到了灵桥镇范围,河面变宽,溪水变深,虽不如上游河水清澈,但水体总体呈碧绿,也没有闻到任何异味。大源溪在这里与小源溪汇合,最后经王家宕汇入浩浩富春江。

并不是简单的一关了之

产业转型才是新动力

大源溪的起落,不只是富阳治水的缩影,更侧面印证着富阳对重污染企业的态度。

大源溪仅仅是一个结点,它是全区23条问题河流中的一条。富阳区环保局污染控制科韩桂成副科长说,河流整治的成效集中表现在水质这一个点,但其实是一个很系统的工程,包括源头控污、行业治污,包括对产业的转型引领。

钱报记者了解到,大源溪的转机出现始于2013年底,在进行了大量前期准备工作后,此时流域内的大部分落后产能已被关停淘汰;2014年2月启动了大源溪综合整治攻坚暨消灭垃圾河千人行动,行动目标是全区内的垃圾河、黑河臭河:先是消灭河面垃圾;2014年年底前消灭臭河、黑河;2015年底前基本解决问题河流的源头治理,实现河流水清、流畅、岸绿、景观好。

富阳区环保局陆兴龙副局长也在此前接受本报采访时说,通过关闭污染源、清理河道、控制排入等手段就能让河水变清,但不是简单粗暴地对重污染企业一关了之,还要进行引导企业主进行产业转型升级。只有解决了企业的生存问题才能真正有效地控制排污。

那么那些转型中的造纸厂,是否经历了阵痛呢?

富阳华发纸业负责人蒋根军说自己从1999年开始做造纸业,污染问题也一直困扰他自己。每天都在谴责废气、废水,但自己的工厂也没能做到最好。在这次转型升级中,在多个部门的帮助下,他实现了从3万吨向30万吨的跳级。产能升级,排污降低为此他光在环保上的投入就超过了2000万。

金瑞纸业当家人王永镇则干脆抛开了传统纸业。在获得政府多项优惠扶持后,他选择了新领域面膜和卸妆棉。如今,在国内卸妆棉市场,他的公司已经排上了前五名。

重污染行业曾经给经济做出过重要贡献,但同时它又带来不小污染。富阳区环保局李百山局长介绍说,以造纸为例,鼎盛时期该行业的从业人员达十万人,所创造的GDP占总量的1/4。不能因为贡献就看不到污染,整治可能会给当地带来一系列影响,但转型升级已经是污染行业内部的一种自我需要。

他认为是行业的这种自觉行为给富阳治污的壮士断腕提供原动力,而这种原动力最终会带来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。

关键词:造纸厂

相关文章